安静

TFP 小波单人,祝食用愉快,顺带给我提供点播放量❤

【守望先锋】警察与鲜花 (主R76)

作者:莱耶斯是警察,76是强制退伍后做了花店老板,温馨向。选修课选了插花,想要学以致用,于是有了这篇文,由于我们高中是半军事化管理,比较严格,所以更新肯定慢,不过估计也没有什么人要看,周更或双周更,好了,就这样,谢谢阅读:)

凌晨五点,天还未亮。

这是莱耶斯第三十二次经过那家花店。

  路上空荡荡的,只有哗啦啦的雨声洗刷清晨的寂静。莱耶斯在近凌晨三点的时候才搞定了手头所有的事,然后他的徒弟——杰西·麦克雷就带着他去酒吧放飞自我,等他从酒吧出来时已经过去一个多钟头了,似乎是觉得他还不够烦,天空先落下了几滴小雨,最后又毫不客气的变成了磅礴大雨。...


歌曲:still waiting-sum 41献给76爸爸的,内容涵盖了ow的建立到毁灭到76成孤狼找幕后黑手

发现OW的GMV好少啊,所以决定剪一段送给亲爱的76爸爸,素材比较少剪起来能用的镜头也不是很多,但讲真76的出镜率实在太高了,居然能被我凑满两分钟多!希望大家看的愉快:)

背景音乐是《黑帆》主题曲,感觉很配德华爷爷

新手又一渣作系列:-)

眼瞧着国庆都没了总得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,所以剪了德华的视频,画质最高到高清

刺客信条大革命剪辑  拿诺腐向 Fifty Shades of Dorian

处女剪,无亮点,歌曲短,内容少。作为一个拿诺党,粮食少得可怜只好自产了。视频比例看着很难过,画面质量最高到高清,但我真的已经尽力了。歌曲Haunted选自五十度灰,原曲5分钟,视频源全部来自b站的SemenixPcgaming粉丝会,最后,Thanks for whatching :-)

第一次玩《爱丽丝疯狂回归》在六年级,特别喜欢这个血腥暴力的疯子爱丽丝,虽然一直没有玩通关,因为我对那些怪物有着非常强烈的恐惧感,以至于我整个游戏无法进行。

爱丽丝最后的结局是永远的活在了自己的世界里,而那个坏医生,也不像童话中一样——得到应有的惩罚。到最后,真相被掩埋在疯人疯语之中,坏人像“好人”一样过上了无忧无虑幸福快乐的生活。画得很糟糕,但还是忍不住发上来,因为喜欢那个年幼时的爱丽丝。爱丽丝儿时是多么的可爱,但最后却偏偏又上演了这么戏剧性的一场谋杀,就像那列横冲直撞的火车毁了她原来一生的轨道。

你瞧,把一个正常人逼疯多简单,只要让他相信自己疯了,或是让全世界相信他疯了。

Once again(全员向 生贺 甜?微Lucy/Desmond)

配乐:http://music.163.com/#/song?id=4340790

算是给呆子萌的生贺,虽然晚了一天说起他的生日,就难免不想到他的死,只玩过AC3,呆子萌还真有点呆,救老爸那一段先不说带着袖剑大摇大摆的走进人家老本营,之后还居然乘电梯,当时反派都忍不住吐槽了。但我就是喜欢这个家伙,他从逃避再到面对,这就是我所期待的。第一次AC同人外加生贺顺带也把这当做给自己的生贺吧 (:3

Once again

现实由谎言编织,真相由时间掩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路上的街灯还未熄灭,它们成排的站着,守在黑暗之中,散发着昏暗的微光,隐约看见迷...

【原创·普奥】《亡命狂徒》二战,主普奥、日耳曼组、恶友组

【6】
俄国十二月的天气冷的无法形容,温度常常在零下二十摄氏度。几乎每日都在下雪,雪落到地上也不化掉,有一些地方的雪已有一米多深。严寒让生命变得更渺小可悲,肺炎、冻伤、截止一并袭来。

这片土地的寒冷是一把架在颈边的利刃,不知何时会取走你的性命。

罗德里赫手持钢枪站在雪中,他竖起衣领,压低钢盔。灰色的帽檐被雪花镶了一圈白边。白俄罗斯和俄罗斯在罗德里赫的眼中是一样的,漫无目的的雪总是个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。

他们这一队的人被分配到的任务是确保铁路不被游击队炸断,让各种军用物资与武器完好无损的被送到前线。

天空灰蒙一片,暗灰色的云连成一片,蔓延到几千里之外,放眼望去只觉得一块灰色的布将整个世界都包裹...

【原创·普奥】《亡命狂徒》二战,主普奥、日耳曼组、恶友组

【4】
The real war will never get in the books. ——Walt Whitman
战争的真相从不出现在书本中。 ——沃尔特·怀特曼

罗德里赫紧紧地缩在车厢的角落中,他不知道自己这样耗了几天了,这辆运兵车吃力的地向前爬行。运兵车由30多个乘坐士兵的闷罐车箱和两个乘坐军官的老式三等旅客车厢组成,车上各种气味混合在一起,被闷在这封闭的车厢中,最终发酵成令人作呕的气味。

这种感觉并不好受,甚至比去森纳拉格那趟还要难受。罗德里赫屈起膝盖,用双臂抱住,然后将头埋在其中,感受着火车有韵律的震动。他的胃液也跟着一并晃动,在他的胃里翻山倒海,狠狠...

【原创·普奥】《亡命狂徒》二战,主普奥、日耳曼组、恶友组

【3】
There is nothing good in war Except itsending —— Abraham Lincoln
战争中没有什么好东西 除了它的结束 —— 亚伯拉罕•林肯

“嗯哼,看本大爷的黑桃J!”基尔伯特将手中的几张牌“啪”的甩到了地上。

安东尼奥·费尔南德斯·卡里埃多和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面面相觑,然后就见那有着金色头发的法国人狡黠一笑,将另外几张牌甩到了地上,“小基尔,哥哥可不是不给你面子哟。黑桃A!”

“本大爷不玩了!”基尔伯特大吼,将手中剩下的几张牌扔到地上,才开盘几局,他又输了个精光。

“别这样嘛,...

1 / 2

© 毛毛细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